设置

关灯

第九章 心虚

    知道白墨想歪了,陆依依摇摇头表示她不是不想呆在这:“我想带点石头回去,晚上烤肉的话不用那么费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,指着水里一块脸盆大小的扁平石头,要白墨捞起来带走,等他下水的功夫,状似漫不经心的问到:“白墨,我从一个很远很远很远,远到不知道怎么说的地方来,我真的能和你在一起吗?你的族人会不会觉得我有问题,反对我们在一起?”

    白墨正弯腰准备捞石头,听到这话折回溪边,弯腰吻了下陆依依的嘴角,直起身后看着她,一字一顿回到:“依依,你已经是我翼虎族白墨的伴侣,除了死亡,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再分开!只要你不做出危害翼虎族的事,翼虎族会真心把你当作族人,也没有人会反对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是做了危害翼虎族的事呢?”陆依依故意问。

    白墨也不生气,亲上瘾一般在她嘴角偷了个香,下水捞石头去了:“我会在那之前带你离开翼虎族,找个地方把你藏起来,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日子。但我知道,你不会做危害翼虎族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妹撩的,真就把妹子给撩笑了!

    抿嘴笑骂了着腹诽了一声臭流氓,摸摸被亲了两次的嘴角,陆依依嘣出一句:“白墨,我教你数数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的一瞬间,她想明白了,不管能不能回去,教会兽人,尤其是白墨一些简单的现代文明是必须的,不然说个话都累。而且她有预感,自个九成九得在这兽神大陆终老了。至于先教他识数,是想到刚才问他翼虎族有多少人的时候,他一个个点人名的样子很逗趣。

    没费多少功夫捞起石头,抱着石头往回走的白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:“数数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陆依依掰着手指头连说带比划了一番,白墨第一反应是吃惊,追问是不是真的可以学,再三确认后问她:“你不怕我学会了教给族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族人们学吗?”陆依依尴尬了,她又没记住这里是兽神大陆,不是地球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能,是兽人从来不愿意把本族知道的事物告诉外族。哪些植物是草药,可以治伤;食盐怎么来的;发光的石头在哪能找到……都不愿意说,只有在交换季的时候用很多很多的兽皮去换。”放下手里刚捞上来的石头,白墨给陆依依解释,像是想到了什么,声音低低的。

    陆依依猜测他说这话和翼虎族的现状有关,之前在山洞口就听他说过,翼虎族现在除了战斗力天生强悍,没有其他任何优势,交换季的时候除了兽皮,其他什么都拿不出手。看来在和其他兽人族交换的时候没少吃亏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只要你愿意,我会的都可以教你。至于其他翼虎族的兽人……你不是说了,他们也是我的族人了吗?那我也可以教他们啊。”拍拍白墨结实的胳膊,陆依依笑的真诚加猥琐——这胳膊手感不错!

    话刚说完,白墨长臂一伸就把人抱进了怀里,头埋在她的颈窝出,闷声低喃着他的不安:“依依你不会离开我的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怕你赶我走呢!”这跳跃性的思维让陆依依哭笑不得,在他腰间的软肉上拧了一把:“话是你自己说的,兽人一生只有一个伴侣!那我也告诉你,我这一生也只要你一个伴侣,你不弃,我不离!”

    她到是做好在这度过后半生的准备了,眼前这男人也顺眼,外带有那么一丢丢心动的感觉,提前教育好了,省心。

    反复念叨了几次“你不弃,我不离”,白墨还是觉得心慌的厉害,生怕一个转身就不见了她的踪迹,本能地低头吻住陆依依,只有这样的亲呢,才能教他感觉到怀里的雌性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安,不如说他是心虚!

    从看到这个雌性的第一眼,白墨就觉得心跳的厉害,那种感觉,是面对族里最漂亮的雌性时都没有过的。后来她“主动”抱住自己的时候,他是可以拒绝的,也看出了依依其实是半梦半醒着,可从来没有过的强烈心动,让他

相关:将武生:武家庶女别太毒 仙路徐行 都市古仙医 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 裁决之主 
语言选择